或将被废除,问凶之路伴随着天使的治愈旅程

作者:娱乐影视

明明受害的是女性,可背负痛苦的还是女性及其家人,新闻里,我们只能看到只言片语,我们不能真正走近那些被害人身边去体会到他们的痛苦,影片却犀利的剖开了这个伤口,让那些伤口展示给世人,并让世人看到因为没有妥善正确处理伤口,伤口不但没有结痂,反而渗出了脓液甚至长出了蛆虫,当伤口更进一步感染后,等待我们的只有挖骨疗伤了。
记得是两年多前,因为一起有官方背景的强奸幼女案最后在法庭上适用了比强奸幼女量刑更轻的《嫖宿幼女罪》而把这个争议推上了顶点,2015年底,中国终于废除了争议十八年的〈嫖宿幼女罪〉,那我们深深的吐出心中的一口浊气,然而,就在本月某地方政府公然发明一个“强迫卖淫”并把受害人信息堂而皇之的上了案情简报公示?(<a href=";for=pc&context=%7B"sourceFrom"%3A"bjh"%2C"nid"%3A"news_3364482819887191176"%7D">开封市尉氏县相关链接</a>)
官方为什么用这“强迫卖淫”这个词语,是不懂法?是在为犯罪者开脱?前者我感觉可笑,后者我感觉可耻,他们在用他们的方式更深的伤害受害的那些未成年人和他们的家人。
希望我们的社会因此事件后也所进步,希望未来不会再有这样的伤害出现。

“嫖宿幼女罪”或将被废除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炫3D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从多方了解到,争议已久的“嫖宿幼女罪”有望废除。

下周召开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将三审刑法修正案。“政事儿”自消息人士处获悉,这次审议有可能涉及“嫖宿幼女罪”。

这次刑法修改,一审稿和二审稿都没有涉及到嫖宿幼女罪。在审议过程中,常委会组成人员和法学界人士纷纷发声:要求取消嫖宿幼女罪。

今年6月,全国人大常委会二审刑法修正案时,包括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妇联主席沈跃跃和现任全国人大内司委主任委员的前监察部部长马馼在内的多名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建议废除“嫖宿幼女罪”,嫖宿幼女一律按强奸罪论处。

知情人士人士对“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表示,几年前,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就已立项调研“嫖宿幼女罪”的存废问题。8月10日,法工委还开了《刑法修正案》的立法评估会,邀请了几位刑事法学者。“这次的常委会或将有个结论,有可能废除嫖宿幼女罪。”

哪些人士曾建议废除“嫖宿幼女罪”?

“政事儿”注意到,“嫖宿幼女罪”的存废之争,已经持续近10年。

2008年以来,每年的全国两会上,“嫖宿幼女罪”都是一个焦点议题,中国社科院刘白驹、全国妇联原副主席甄砚、中华女子学院教授孙晓梅等代表、委员,都曾提交相关建议。

孙晓梅曾公开表态:“嫖宿幼女罪不废,我就没完”。

全国妇联权益部部长蒋月娥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全国妇联多次通过提案、报告等不同渠道,提出了关于废除嫖宿幼女罪、修改《刑法》的对策建议。

地方妇联也接连发声。8月3日,上海市妇联就召开了刑法修正案的专题研讨会,建议取消“嫖宿幼女罪”。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贵州习水、浙江丽水、福建安溪等嫖宿幼女案发生时,司法界人士和维权机构废除嫖宿幼女罪的呼声更会高涨。北京众泽妇女法律咨询服务中心就多次向全国人大提交了建议。

争议焦点:嫖幼与强奸哪个量刑更重?

呼吁废除“嫖宿幼女罪”的呼声高涨,各界对受害幼女保护的出发点也完全一致,可历次嫖宿幼女罪为什么一直没有被废呢?

知情人士对“政事儿”说,从司法实务角度考虑,废除嫖宿幼女罪并没有多大意义,“最近几年,法院宣判中适用嫖宿幼女罪的很少,一般都是定为强奸罪”。

本文由澳门在线威尼斯官方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