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一定是最有人性的一部,帕特尔深情演绎

作者:娱乐影视

(前方剧透预警)

印度裔男演员戴夫·帕特尔18岁时主演的《贫民窟的百万富翁》获得2009年奥斯卡金像奖九项提名,最终获得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等七项大奖。而戴夫·帕特尔初出茅庐也获得很多提名,最终获得英国独立电影节最佳新人奖。

我承认,在今年的所有提名影片里,《雄狮》可能不是剧情上最出彩的一部,但是,它一定是最能温暖人心那部。

戴夫·帕特尔可谓一举成名,九年过去再度出演与印度题材有关的电影《雄狮》,这部根据真人故事改编的电影,最大的噱头就是真实感人,离别亲人二十多年踏上慢慢回归乡路,男主人公萨罗的寻亲感人故事令人潸然泪下,亲情是世界上最珍贵的情感,时间和空间都无法抹去。

IMDB 8.0分,烂番茄86%的新鲜度,不仅拿下了6项奥斯卡提名(跟《海边的曼彻斯特》一样多),而且,也都是重磅奖项:最佳电影、最佳男配、最佳女配、最佳摄影、最佳原创音乐、最佳改编剧本。

27岁的戴夫·帕特尔长成了一个英俊健硕的男人,他这次在《雄狮》主要扮演萨罗成年后的角色,其朴实真挚的演绎让这个故事更加感人肺腑,令人唏嘘不已。

这么看来,至少不是那么糟糕吧?

影片前半部分是表现五岁萨罗和哥哥古席走失后被领养的故事,而后半部分主要表现的是萨罗难以抹去深藏记忆中的往事,脑海随时回放着与哥哥和母亲尽管贫穷艰难但幸福快乐的时光。兴许有的人脱离了贫穷的苦海,获得了丰厚的物质享受应该会很快忘记过去,但澳大利亚苏和约翰夫妇给予了萨罗良好的教育,让他知恩图报,更是无法忘记过去的点点滴滴。

其实,这部电影就是一个印度版的「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

此类关于孩子被拐走的故事,我们国内也有过两部比较催泪的戏,一步就是《亲爱的》,另一部就是《失孤》,血浓于水,孩子是每个父母的心头肉,不管他是多么的调皮,但作为父母来说都无法忘记这种亲情。当然该片讲述的是走失的孩子,并不是被拐卖,尽管小萨罗经历坎坷,但最终他还是幸运的被收养。

年幼的小萨罗(Saroo)在火车站与哥哥走失,经历了一场又一场苦难之后,终于被来自澳大利亚的布莱利尔夫妇收养。然而,成年后的萨罗在一次聚会上被唤起了乡愁,决心寻亲的他最终通过谷歌地球找到了家乡,与亲生母亲团圆。

《雄狮》没有过多表现被领养后萨罗的故事,只是直接切换到他长大成人后寻亲故事。苏和约翰夫妇为什么不自己生而要领养这些被遗弃或走失的孩子,主要原因还是他们具有高度的文明,不想再增添地球生存压力,而是博爱精神的感召,让他们放弃了生养,而为无家可归的孩子提供一个温暖的家。

是的,剧情极为简单,但正是这样简单的剧情,在“寻亲”这样普世的母题之下,才让这部电影在影像上有了更多的创作空间,而真实故事的加持,更让电影有了直击人心的力量。

好莱坞两大著名女星妮可·基德曼和鲁妮·玛拉甘当超级配角出演该片,同样可能是因为被这个感人至深的寻亲真实故事给深深感动。她们都在该片中奉献了超一流的演技,作为萨罗的养母和恋人,这两个女人是他生命中和亲生母亲一样重要的人物。她们没有阻拦萨罗的寻亲,而是全力给予支持。

在导演加斯·戴维斯(Garth Davis)和摄影指导格雷格·弗来瑟(Greig Fraser)镜头下,整个故事显得无比细腻,动人。

影片前半部分表现五岁的萨罗如何艰难的在环境中生存,小演员桑尼·帕沃的表演自然给力,一双纯善可爱的大眼睛和乌黑卷曲的头发让人印象深刻,由于出生贫穷的家庭,为了生活,他过早的变得独立和早熟。

电影的开场,是一组美到令人窒息的俯拍空镜:从有着悬崖峭壁的碧蓝海岸线,穿过各式各样的民居和房屋,最终定格在了荒凉贫瘠的黄色山丘沟壑上。然后,饰演童年萨罗的小演员,在一个满是金黄色蝴蝶的山谷里,登场。

长大后戴夫·帕特尔的表演无缝连接,过去不平凡的岁月随时出现在脑海,他惦记着亲爱的母亲和哥哥,舒适安逸的日子并没有让他忘记过去,相反那些和亲人在一起的画面像电影一样不断闪现,搅乱他平静的生活。

图片 1

影片并没有回避萨罗寻亲会给养母一家以及恋人造成的影响,作为善良的养母来说,她完全鼓励萨罗寻亲,说明的是萨罗良心未泯,而恋人也非常的希望萨罗能够尽快的寻找到亲人。他们都不会因为萨罗有着不堪的往事而离开他或放任不管,而是成为他背后坚强的后盾。

小演员Sunny Pawer

影片叙事流畅简洁,情节单一,没有过多人为的操纵和煽情加戏,而是非常的真挚和感人。影片的镜头很唯美,非常吻合男主人公的心理变化,言简意赅,一切尽在不言中。(文/温翔)

要说电影是营造视觉奇观的艺术,在开场这几分钟里,《雄狮》就已经做到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温翔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然而,这一组镜头的作用,绝不止展现视觉奇观这么简单。毕竟,这种“上帝视角”的镜头其实并不少见,而在这部电影里,可能“卫星视角”这个词才更为贴切——因为,这就是通过谷歌地图观察地表的视角。

换句话说,这是萨罗整个寻亲过程的视角再现。

这是目前任何其他艺术形式所无法实现的震撼。

随着剧情的展开,电影的前半段剧情也开始步入正轨。

为了补贴家用,懂事的小萨罗求着哥哥带他一起外出打工。然而,小萨罗终究是因为年纪太小而在车站睡去,醒来之后,哥哥早已不见踪影。

尽管哥哥临走前千叮咛万嘱咐,要待在原地不动,但小小的萨罗还是忍不住开始寻找哥哥。在寻找个过程中,他无意中误上了一辆列车。

他在空荡荡地车厢里大声呼喊,奔跑,但却无人应答。

直到几天之后,他来到了距离家乡1800公里之外的加尔各答。

这里没有哥哥,没有妈妈,甚至,这里的人们都不说小萨罗说的印地语,而是孟加拉语。

于是,他爬上站台的柱子,竭尽全力地呼喊哥哥的名字,呼喊妈妈,没有人应答。勉强扒着售票窗口,说出家乡的名字想要搭上回家的列车,不仅没有人帮他,还被人群推搡、责骂。最终,他来到了一群流浪孩子的中间。然而就在观众以为小萨罗可以暂时安顿下来的时候,一群粗暴的人贩子就直接冲进人群开始抢孩子。

昏暗的隧道,晃动的镜头,快节奏的剪辑,把小萨罗的无助和不知所措表现得淋漓尽致,也让观众的心紧紧地揪着。

图片 2

逃脱人贩的小萨罗独自走在铁轨上,一个好心的女人来跟他说话,说印地语,带他回家,给她吃东西,喝饮料,还告诉他,会有好心人来带他去找妈妈。

而当「好心人」来的时候,镜头语言再次传达出了文字无法表达的信息和情绪:

飘动的粉色窗帘,和好心人审视小萨罗的眼神,充满了情色的意味。而轻轻抚摸着小萨罗脸庞的动作,看起来也十分令人不适。

图片 3

当观众还在将信将疑的时候,导演直接戳破了谜底:

图片 4

你做的很好,他就是我要找的

前一秒还是天使,下一秒就变成了恶魔。

还好,小萨罗又一次逃脱了。在街头流浪了一个多月后,小萨罗终于被送进了收容所。

然而,收容所也不是什么好地方。

明明被人带出收容所就意味着被收养,有了新的家庭,然而,每一个被“请”出去的孩子,都显得那么的抗拒,不得不令人心生疑问。

联想一下刚刚「好心人」的举动,再看看那句「天亮之前带他回来」的台词,其实真相已经不能更明晰了。

印度的儿童性交易一直以来是根深蒂固的社会问题,而每年10万走失的儿童更是弱势群体中的弱势。由于法律的不完善和处罚措施的不到位,连执法部门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不用提那些试图从中谋取金钱利益的所谓“社会机构”了。

于是,观众刚刚差点就放下的心又重新悬了起来,揪心到甚至都忘记了,幸运的小萨罗最后是被澳大利亚夫妇收养了,才有了后面的故事。

不得不说,导演在这一整段故事节奏的拿捏把控相当到位。观众一口气还没串匀,下一个戏剧点就接踵而至。直到「20年后」的字幕浮现,才让观众真正在情绪上稍微放松下来。

图片 5

妮可·基德曼饰演萨罗的养母,苏珊

到了这里,也进入了影片较为拖沓和混乱的部分。导演试图同时处理「萨罗和养父母」、「萨罗和女友」,「萨罗和弟弟」以及「萨罗与自己」这四组矛盾。

但显然,在经历了前半段信息量巨大的故事占去影片一半的体量之后,电影已经没有时间去好好处理这四组矛盾了,毕竟,还有最后最重要的寻亲环节需要阐释。

所以,我们看到,成年后的萨罗突然就被聚会上的糖耳朵(萨罗小时候最喜欢的食物)唤起了乡愁,突然发了疯似的要找到自己的家,突然与女友和养母都无法好好相处,而又突然放弃为之努力了那么久的寻亲计划。

本文由澳门在线威尼斯官方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