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女人的衣裳未有一件是白脱的

作者:澳门在线威尼斯官方

图片 1

图片 2

关注 698466

提到艳星,有一句很流行的话是:将衣服穿回来。

献吻 0

逝于2010年的一代香港艳星狄娜大概是第一个“将衣服穿回来”,并且穿的很成功的女星。

献花 1

但狄娜绝不仅仅是一个“艳星”。

狄娜

吴思远评价狄娜,够义气,有见识,口才一流,是奇女子。

英文名:

她这一辈子,涉足文艺、政坛、军火、航天、商场各种领域,游刃有余,足足顶得上别人活几辈子。

Tina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狄娜和李小龙并称为香港两大传奇——一柔一刚,创造了华语明星在亚洲的巨大声誉,也为香港电影铺开了辉煌之路。

性别:

狄娜一生拍过50余部电影,大都以性感造型亮相。她主演的《横冲直撞七色狼》《七擒七纵七色狼》《游龙戏凤》《大军阀》等影片,是香港电影的经典之作,她也由此被人称为“性感肉弹”。

对当今的许多年轻人而言,可能狄娜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但就像周星驰以李小龙为此生唯一偶像一样,狄娜作为早期香港电影的代表人物,如今影坛呼风唤雨的不少大人物,都曾受到过她的影响,将她奉为膜拜对象。

民族:

向来放荡不羁爱说粗口的才子黄霑,生前每次见到狄娜都是低眉顺目大献殷勤。传说张国荣遇到狄娜时,曾半跪在地亲吻狄娜的手背,当做自己的荣幸。而狄娜对张国荣的评价是:一个很有趣的小男生。

身高:

她拍过全裸镜头,有男人为她闹过自杀,有男人为她终身不娶,有男人为她倾家荡产,她的追求者名单跨越国际名人政要,令人乍舌。而她未婚先孕生下的女儿马天如秉承了她的桀骜个性,在1995年做变性手术成为男儿身。

生日:

她是性感偶像,却热爱国家,接受左倾思想,抛却全部身家独闯文革中的大陆。她结识中共高层,为中美建交出过力,参与中外军事交流和军火生意,摇身成为最美“军火商”。

体重:

她甚至是一个非常成功的生意人,70至80年代,狄娜先到内地发展航天事业,为内地机场建立导航系统;到80年代末,大陆绝大多数城市的机场都采用狄娜旗下公司的卫星导航系统;90年代,开始参与人造卫星业务,她把卫星导航系统输入全世界52个飞机场;步入21世纪,她还参与欧盟发展伽利略全球卫星导航定位系统,抗衡美国技术霸权——保守估计,去世前的狄娜,身家已经超过了十亿港币。

生肖:

狄娜虽然逝去,但她传奇一生依旧被人们反复提起。

国籍:

但对她而言,一生中做过的很多事,是为了证明自己没有白白来过这个世界。

中国(香港)

桀骜少女独闯泰国掘得人生第一桶金

星座:

狄娜原名梁帼馨,1945年生于广东,出身书香之家。“狄娜”这个艺名乃依随当时香港的习惯,以其洋名“Tina”音译而得。

出生地:

父亲梁锡洪身兼律师、大学教授及广东省税务局副局长,梁父学问渊博,精琴棋书画,通风水之术,曾断言女儿未来可在政治舞台一展身手。

广东新会

尽管梁锡洪在狄娜4岁那年就因病去世,但父亲已为她打开了热爱历史、汉学、古书的大门,并把自尊、理想、爱国和以天下为己任的思想深深烙印在幼年的狄娜心里。

血型:

少女时起,狄娜桀骜的个性就已显露峥嵘。

职 业:

她就读女子名校,成绩优异,跳级念书,却因老师评分不公愤而弃学,随母亲到香港定居。

演员

她热爱历史,在汉学上有较高造诣,对相面风水等也颇为精通,同时又对社会政治学大感兴趣,钻研了马克思和列宁等人的著作。

毕业院校:

就在这时,她得到一个接触政坛人物的机会。

圣罗撒女子学校

1962年,17岁的狄娜在一个派对上邂逅泰国总理沙立的弟弟汤顿,拉开了自己传奇一生的帷幕。

所属公司:

汤顿对身段婀娜的小美人一见钟情,为博伊人芳心,他投资开拍谍战影片《七虎歼霸》,为她量身定做了一个美女间谍的角色。

代表作品:

那个年代,才17岁的狄娜就敢于暴露自己的身体在镁光灯下,简直离经叛道。

《七擒七纵七色狼》

作为监护人,母亲自然不同意未成年少女前往异国他乡,拍摄什么性感女间谍智斗猛男的电影。

狄娜,原名梁帼馨,“狄娜”这个艺名乃依随当时香港的习惯,以其洋名“Tina”音译而得。狄娜生于广东兴宁,籍贯广东新会,其父亲是商人梁锡洪。狄娜是中国有名的企业家,电影演员,主要从事航天科技和卫星发射。狄娜于2010年3月31日上午11时10分在香港病逝,终年65岁。其生前好友陈永康召开记者会,指狄娜死因是身体功能衰竭所致。

结果,狄娜独自往移民局,申请更改身份证岁数,“我就挑了一个年份月份都容易记得的日子”,独自上路,顺利到达曼谷机场。

星路历程

【简历】

父亲梁锡洪,性格豪爽,学问甚广,并精琴棋书画,二十多岁时,已是律师,大学教授和广东省税务局副局长。他跟女儿相处不到一年,1950年因病跟妻女分离,1954年去世。

梁锡洪与妻子在香港结婚。梁帼馨的母亲是番禺人,祖先是明末武将,不愿降清而到番禺开村,就是番禺石狮头陈家村。她母亲在梅县怀了她,抗战胜利后回广州时,就在馨宁县诞下她,故名有“馨”字——但查梅县至广州一路,只有“兴宁”而未见“馨宁”,故“馨”字是取转音之意,或是另有意思,待考——而“帼”字,她猜想是“巾帼”之意。

她的祖父当年为新会其中一名大地主,有子十一,但除了四子锡炎和锡洪外,其余皆早夭。

自小就喜欢历史、汉学、古书的狄娜思想十分敏捷。她认为,父亲打开她认识古书和好读书之门,并教她做人要有理想,还有爱国心和以天下为己任的精神,这些思想都感染了她。她的五舅父临终时,曾向她忆述她父亲的看相本领:前者会在1955年沦为乞丐,而自己的女儿可在政治舞台一展身手,两件事后来都应验,使她相信看相风水等道,并认为可用科学解释。

1956年,她十岁,在澳门的圣罗撒女子学校过了三年寄宿生的生活,因为老师一次扣分,令她无法保持考试第一名的位置,感到不公平而逃离学校,之后回到香港,跟母亲同住。其后三年她曾在三家女子名校念过书,但因为她后来拍摄性感电影,校方引以为耻,双方关系也转差。1961年中学毕业。

1962年时,她被当时的泰国总理沙立·他那叻元帅(Sarit Dhanarajata)的弟弟追求,他为博伊人芳心,就设计拍电影,请她拍戏。当时的泰国总理本身也是银行家出身,加上其哥哥的身分,使狄娜能够认识不少政治人物,加上她初到曼谷时,看到机场欢迎她这个并未演出过的“大明星”的群众,令她对社会和政治产生了不少疑问,为日后左倾的远因。2008年,狄娜接受香港有线电视新闻节目《神州穿梭》的专访,席间,谈及对中国大陆三十年的改革开放政策感想时,其首次承认在泰国拍戏期间,利用周旋于各国领袖之便,为中共收集情报,并称自己第一部电影就饰演“女间谍”,而现实中已经正在做“间谍”。

狄娜在泰国拍了两部电影,1965年回港,加入国泰电影有限公司机构,锋头一时无两,是同期最得令的女星。到了1960年代末,粤语片式微,但狄娜仍被片商力邀拍片,她考虑到不少电影工作人员的生计,于是答应复出。

1972年,狄娜加入香港无线电视,主持介绍首轮电影的电视节目《蒙太奇》,节目收视和反映都甚佳,让其成为无线电视的当家台柱。不过,狄娜在电视节目中对文化及常识的无知却成了当时报章的“笑柄”。例如:狄娜曾经在节目内把著名国画大师高剑父看错成为“高剑文”,又把波罗的海错误“粤语化”作“波罗嘅海”等,及后,狄娜称这是真性情的表现。

1970年代初,受左倾思想影响,狄娜开始萌生北上回国的念头。1972年冬,当时驻香港的新华社香港分社,开始联络狄娜,并保持来往。其时,大陆文化大革命的红红火火,让狄娜体会大公无私,不怕牺牲和为人民服务的精神,于是在新华社的帮助下,狄娜自己也开始低调回大陆视察。她后来回想,如果没有婚姻,她或者已回去大陆生活,为国家效力。1973年,她公开表态,支持中国共产党,并要求回大陆“当螺丝钉”,贡献己力,但被驻港新华社人员劝阻。不过翌年狄娜申请破产,她自己表示此举目的是“表示与资产阶级及资本主义社会决裂”,要当无产阶级战士。此前坊间却流传其负债两亿多港元的消息(?),但后来只用了4年便迅速还清所有债务。然而当年审批案件的破产官,现时却成为她旗下企业的财务总监。

狄娜利用三年时间,钻研马克思和列宁的著作。此间,狄娜开始与中国官方打交道,从基层到高官,狄娜都拥有一定的人际脉络,并运用自身海外的关系,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效力,帮忙促成中国融入国际社会。1977年至1979年期间,狄娜先后多次为中共政府奔波,包括推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国建交,并促进双方文化及经贸交流;参与中外军事交流和武器生意。后来她经商,范围颇广。

狄娜息影之后,转攻中国大陆的航天事业。70至80年代,狄娜先到内地发展航天事业,为内地机场建立导航系统,到八十年代末,大陆绝大多数城市的机场都采用狄娜旗下公司的卫星导航系统。90年代,开始参与人造卫星业务。近年她参与欧盟伽利略定位系统计划。

2005年,她再回到香港主持电视历史节目《百年中国》,在节目中其尖锐的观点,对历史的批判,引起轩然大波。之后,她又在2006年度香港小姐竞选担任评判和主持。

2007年无线电视购入中央电视台的纪录片《大国崛起》,继续由狄娜出任节目主持并分文不收,在节目中,她对香港及内地作出不少赞扬或批评,以及过往参与跨国顾问时的经验及心得。当中在《中国崛起》的第一集,就回引自己当年参与欧盟的伽利略定位系统计划,鼓励葡萄牙在航天事业上进行投资,从而得到今日的成果。

【演出作品】

狄娜1962年加入电影圈,曾拍摄风月片。在1975年息影前,狄娜拍片共54部,包括了杨权导演的《七擒七纵七色狼》和《横冲直撞七色狼》。

1972年拍邵氏风月笑片《大军阀》,有裸露镜头,在当年十分哄动。

【家庭与感情生活】

1967年,狄娜与来自中国大陆的前运动教练马益彰结婚,为的是证明自己的正义感,不羡财富名气,1972年离婚。她的离婚事件,据当年的“八卦杂志”所报道,与李志中及刘家杰有关。当年的《明报周刊》更把刘家杰“狂追”狄娜的新闻炒作得很厉害。

狄娜曾未婚怀孕,并于1968年2月诞下女儿马天如。马天如长大后,进行变性手术,成为“男性”,现居于欧洲。马天如变性的新闻,曾在香港的娱乐周刊报道过。1999年,狄娜的前夫马益彰澄清与马天如无血缘关系。

【电视节目】

最近参与的电视节目有:

志云饭局

百年中国

大国崛起(香港版,由TVB制作,狄娜担当主持)

神州穿梭-巨变三十年(香港有线电视纪念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制作的新闻节目,狄娜为采访嘉宾)

在泰国拍戏,狄娜学了1小时驾驶便大胆开车,只懂往前驶,不懂后退不懂煞停,最终连鼻子也撞肿了,也要将戏分拍完——这是个美女身爷们心的女子。我们可以果断称她“娜姐”,甚至当得起一声“狄爷”!

在处女作《七虎歼霸》中,7名顶尖男演员给初出茅庐的狄娜搭戏,影片的拍摄还动用了泰国空军和陆军,警方也派出大批骑警参演。她提出任何要求,都能得到满足,包括随时乘坐军用飞机。

狄娜很清楚,自己之所以能得到这样的礼遇,完全是因为汤顿有个总理哥哥。

在泰国期间,狄娜深得沙立与汤顿兄弟俩的信任。

泰国总理本身也是银行家出身,狄娜周旋于两人之间,还学习了银行理财等业务课程,开始帮兄弟俩管钱。狄娜曾说:“最重要的是,一个人肯让你管钱,其他人也会让你管钱,除了泰国,还有许多其他机会。”

她就是这样掘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狄娜在泰国拍片期间,还透过汤顿的关系认识了多国领袖、元首。

多年后,狄娜接受香港有线电视新闻节目《神州穿梭》的专访,谈及对大陆改革开放政策感想时,首次承认当时周旋于这些精英之间,为中共收集有用情报。

“我很认真的听,我一个十多岁小妹妺,他们以为没什么,谈国家大事,谈国际如何孤立中国,越南如何打仗,老挝、泰国如何打仗,往哪里打。我第一部电影做间谍,他们不知当时的我,现实生活已在做间谍!”

后来,在狄娜艳倾天下的时候,她的孩子马天如甚至曾对母亲的追求者说过一句话:

“叔叔,如果你想妈咪同你倾偈,你就要讲国家同社会,唔好话我爱你。”

七擒七纵七色狼开创港片群龙戏凤模式

1965年,狄娜衣锦还乡,回港后加入国泰电影有限公司机构,先后在杨权导演的《七擒七纵七色狼》和《横冲直撞七色狼》中有衣着暴露的性感演出,锋头一时无两,是同期最当红的粤语片女星。

但说到狄娜真正令全城疯狂的一次,却是26岁时接拍邵氏风月笑片《大军阀》中煺尽衣衫的大胆裸露表演。

1972年,大导演李翰祥开拍电影《大军阀》,因为其中惊现女主角狄娜的全裸镜头,引发巨大轰动。

《大军阀》之所以创下票房佳绩,导演李翰祥和主角许冠文固然居功至伟,而狄娜的奉献演出更曾震撼当时风气相对保守的社会,成为吸引观众捧场的重要因素,狄娜亦被誉为亚洲最性感女星。

直到现在,香港人仍然以“狄娜”作为麻将牌里“二筒”的代号。

上世纪60年代后期,香港粤语片开始走下坡路,连秦剑、楚原的浪漫文艺片和萧芳芳、陈宝珠的偶像纯情戏都不再是卖座保证,粤语片影人亦只好顺应商业潮流,追求感官刺激——除了不断赶拍神怪武侠片,便是大玩色情笑料的咸湿喜剧大行其道。

当年狄娜一度想退出演艺圈,但当时许多片商公开要求,如果狄娜不演,就不再投资。

考虑到不少电影工作人员的生计,她于是答应继续拍戏,直至1970年代中息影时,共参演了54部电影。

1970年,杨权导演、狄娜主演的《七擒七纵七色狼》票房大卖,自此粤语片的裸露尺度和搞笑手段愈发大胆。

《七擒七纵七色狼》虽是粤语残片中名气最大的咸湿喜剧,其实并无真正裸露镜头。戏里众狼偷窥狄娜洗浴的画面,仅仅点到即止,这些所谓香艳镜头放到今日任何电影当中也只能算小儿科。之所以被后人津津乐道,并非因为情色噱头,而在于其开创了港片“群龙戏凤”的模式。

一个美女误闯七个男人的居所,《七擒七纵七色狼》正是经典童话“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成人版!

“公主”变成了避难的性感女贼,“小矮人”则被编导改成一群色欲熏心的市井之徒。为了占有女贼的肉体,他们展开竞赛,相约每人有一夜的时间征服猎物。而女人则以智慧和性感为武器,逐一击败毫无道德感的群狼。

不过,即便是这样的咸湿喜剧,亦无法超越传统道德的底线,女主角狄娜最终还是要委身于“七色狼”中相对忠厚的谭炳文。

后来,80年代洪金宝的“五福星系列”更将“七色狼”和“群龙戏凤”的桥段噱头发扬光大,同样大获成功。

风月经典大军阀导演女星裸戏罗生门

《大军阀》中,初上银幕不久的胡锦尽显风骚狐媚,在多部粤语片中以性感色诱闻名的狄娜也终于褪下衣衫全裸上镜。

她们活色生香的演出自然令观众大饱眼福,票房直追《精武门》,广受欢迎。

影片票房大卖,坚定了邵氏公司和李翰祥拍更纯粹的“风月片”念头。于是,便有了后来的《风流韵事》、《风月奇谭》《声色犬马》和《金瓶双艳》等大受欢迎的作品。

但狄娜逝世前,却在自传《电影——我的荒谬》中,揭开“裸演”的真相:她毫不掩饰地直言,全裸演出《大军阀》,实际上是被李翰祥所“诱骗”……两位当事人均已过世,或许难窥真相,但《大军阀》的制片经理蔡澜尚在,他说确实是李翰祥突然通知狄娜“露出个屁股来”,狄娜躲在化妆室哭了一阵,最后还是出来拍了。

作为狄娜的朋友,吴思远导演说狄娜是名副其实的义气儿女,喜恶分明,只要有理由说服她,她就会帮忙。

但从此之后,狄娜再也不愿涉足电影,李翰祥之后多次邀请狄娜拍片,包括80年代李翰祥筹拍的《江青传》,都遭到拒绝。

但甚至连TVB创办人邵逸夫先生亲自邀请狄娜复出,也被狄娜以“曾被人义气当儿嬉”为由婉拒。

“说真的,如果不是《大军阀》一段不愉快的经验,我倒是愿意演‘江青’这个角色。”

如果江青真的能拍,狄娜当然是最适合人选,肉弹当道的时代,只有她能杀出重围,别开天地。

她在书中透露戏内戏外的传奇人生,回首前尘,却以“荒谬”两字作为总结。

在《电影——我的荒谬》的引言里,狄娜写道:“五十年代前后,好莱坞生产了电影里的玩物——sex bomb性感炸弹,香港人将它翻译为极尽揶揄之事‘肉弹’,而我正好赶上六十年代那个荒谬的演艺时代。”

“我做了几十年非常正经、非常严肃的工作,但你翻开报纸,凡一讲到我,不管是杂志报纸,一定会登我以前《大军阀》里的裸照,这一样你永远都甩不掉。”

狄娜亦曾以过来人身份,语重心长忠告靠卖弄性感上位的嫩模:“不好学我了,因为这个包袱会背一生。”

2010年3月31日,她因宫颈癌导致身体功能衰竭病逝,终年65岁。

她在遗言中写道:“刀枪能够杀人,笔墨可以救人,人类的社会因为有了传媒,人类才真正沟通成为一个体系。”

从娱圈到商圈亚洲最性感女星变军火商

但是,有过泰国那段堪称“奇遇”的经历,狄娜对继续拍电影做明星并不热衷。

本文由澳门在线威尼斯官方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